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私人助理就是泄欲工具
私人助理就是泄欲工具

私人助理就是泄欲工具


  郭鸣人以飞快的步伐走上三楼,直奔自己的办公室,没有乘电梯。他实在不想等候电梯时面对职员下属们那种异样的目光。

  在光线充足明亮的室内,打开空调,坐上熟悉的舒适的真皮大班椅,身上的外套刚刚挂起来,就听到一阵短促敲门声。

  在他应允后,一名身材靓丽窈窕的女性就推门而进。

  来人是他的鸣人公司执行秘书兼私人助理陆师蓉,一个刚为人妇不久很能干的女人,每次不论郭鸣人什么时候回到公司,她都能第一时间来到他办公室。

  今天的美女秘书依然是穿着精神得体,一件黑色大翻领配白边的工作服式外套,里面白色卷领衬衣领口到胸上半透明镂空,却掩着一挂简单的珍珠项链,胸口翻领上佩戴着银白色的工作牌,配上合体的包臀工作裙,微露出膝盖,凸显着职业女性纤细的腰肢和胸部隆起美好的线条。

  脸上永远是只化着淡妆,只是琼鼻太直、睫毛太长显得几分妖娆,但是黑发规规矩矩一丝不乱的盘在头上,一双黑亮的眸子配上修长的白净脸颊,依然是给人感觉干净利索,冷艳而优雅。

  陆师蓉怀里抱着一厚沓报表、报告、项目策划书……,走过来看着郭鸣人正在疲倦的揉着太阳穴,多少有点心疼这位被家事困扰的精明强干的老板,再要强的男人也有如此疲倦狼狈的时候。

  她轻轻把文件摆在桌子上,一句话也没说,静静的看着男人,她知道男人这时候最需要安静。

  过了片刻,郭鸣人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自己美丽干练的女助手,她那品味档次的优雅形象总是给他一种安宁镇定的情绪,他什么时候都承认,有这样一位美女秘书很养眼睛。

  「小陆啊,……我不在这一个多月,公司里还好吧?」「都还好,有些急要的事儿我都跟你在电话里说了。也是按你的意思办的,没出什么大状况。需要批示处理的文件,都在这里,你慢慢看。」陆师蓉看着老板脸色不好,没多说什么,慢慢走到男人身后,一双手轻轻给郭鸣人捏着肩膀。

  其实公司里这段日子并不算太平。

  「这段日子,辛苦你了。」

  「没什么。……只是郭总,你真的跟嫂子……离了?!」「嗯。……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事情。」

  「好。……先处理公事。」

  说着陆师蓉就走回到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,默默看着郭鸣人一页一页的看报告。

  这是老板多年的习惯,有事即时处理,从不拖沓。而她也喜欢这样静静的看着男人的工作的样子,这名认真作事时候的男人真的是很有魅力。

  「市政府电子信息办公大楼这项目怎么会让别的公司中标了??!!!我出差前不是安排得很好了,这么手拿把掐的的项目都揽不下来??黄倩她们每天是在作梦吗?」

  郭鸣人看着一份报告,浓密的眉毛不由得挑了起来。

  陆师蓉没作声,她知道这个项目的投标,市场业务三部的经理黄倩确实把这件事办砸了,她安静的等老总把整个报告看完,才抬头回视着郭鸣人,「这段时间,黄倩她们业务三部一直在跟这个项目。但是刘局只是跟她吃喝玩乐,始终也没敲定给我们做……而且听说……」

  「听说什么?」郭鸣人生气得扯了张纸巾,擦了把头上的细汗。

  「听说刘局没少送她高档礼物,两个人的关系相处得还挺不错!」陆师蓉展了下眉,耸耸肩,无奈的说。

  「简直扯淡!!!……我是让她去联系项目的,又不是让她钓男人的。……这个骚货,整天就想着勾引男人上床……跟刘局?……黄倩也是老业务出身,不会这么天真吧?」

  陆师蓉抿着肉嘟嘟的嘴唇浅笑了一下,瞟了郭一眼,「还不都是你惯的?要不是凭了和你那层关系,她敢这么拿工作不上心?」郭鸣人见女人埋怨他,瞪了她一眼,见陆师蓉若无其事的无视了,也有几分无奈,「让黄倩过来,我要了解下跟进的具体情况。」陆师蓉淡淡的用讥讽的口吻说,「可惜黄经理不在公司,下午请病假走了。

  估计是躲你吧?……我看你还是下了班,晚上到公司宿舍去「关心」下你得这位黄经理吧。」

  「你今天是想跟我斗气?」郭鸣人听出陆师蓉口气,不悦的看着她。

  「我哪敢呐,你是我老板,我敢跟你斗气?……我是说,你最好能去了解下具体情况,看有什么可挽回的。」

  「还挽回个屁……!……我看她就是欠揍了。……」陆师蓉没接这话茬,轻笑着一副与我无甘的神态。

  郭鸣人也不再提这件事,接着看其他报表。

  「华兰科大的计算机中心那边工地现场怎么又停下来了?老许报告里竟然说没钢材,简直是天大笑话。我们的建材合作供应商都不作了吗?这笔工程的钱他们不想挣了?」

  女助理露出一排整齐的小银牙咬着嘴唇,轻笑道:「还不是管材料的你的好兄弟,我们的许副总,看上了一家钢材商的女老板,想上人家呗。……这不,吊着胃口呢。」

  「他妈劈的,……我就几天不在,这都什么事儿。……你去跟老许讲,就说我说的,他就是想上王母娘娘我也不管,但是材料质量给我弄出篓子或者耽误了工期,华兰科技大学毕竟是我的母校,让我在母校师生后辈面前丢了脸,十几年的兄弟情面也没得讲!」

  「这……我可不去,……许总又不待见我的,最好还是你亲自跟他去说……」

  「……」

  郭鸣人不说话了,只是拿犀利的眼神默默的看着陆师蓉。

  美女秘书在他的注视下,打了个冷战,只好说:「好好,……我去,我去还不行?……看你那眼神,要吃人呢!」

  陆师蓉知道,以郭老板的脾气,亲自过去恐怕就要跟许总吵起来,她只好作两位老总间的缓冲。虽然不想去碰这个钉子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  还好接下去的一些都是各个工程上施工的事儿,问题不大,各个部门总监经理就能解决了。而且几笔工程尾款结算了,才让郭鸣人脸上的怒气缓和了许多。

  陆师蓉见郭总一时半刻看不完报表,抬手看了眼腕子上的坤表,还不到两点半。刚想起身离开,又猛的想起一件事,「对了,郭总,……今天上午你侄子的学校老师打电话来,说您的宝贝侄子已经三天没去学校了,……问是不是病了,让你关注一下。」

  郭鸣人头也不抬的骂了句:「这小兔崽子,……就知道给我添乱!」陆师蓉轻抬翘臀,站了起来,向门口走去,「你慢慢看,我先过去许总那儿了……有事回来再商量。……」

  说着抬手拉住办公室的门把手,到了门口又停了下,头也没回,平静的像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:「你今天一会儿要……上我吗?……」郭鸣人停下手上的笔,抬头看了眼风姿绰约的女助理诱人的身体,面无表情却摇了摇头,「别招惹我,……你也知道这两天我心情不好……」陆师蓉没想到男人会拒绝她,回过头静静的看了老板一眼说:「我怎么不知道?……你的烦闷都写在脸上了,这么压抑你会憋出病的。……一个多月没碰女人了吧?……我知道,你就是再生气,也不会对嫂子怎么样的。我……」郭鸣人抬手打断了她,沉默了一会,看了眼桌上的报表,「一个小时以后,你过来吧。……老规矩。……」

  「哦,……知道了。」

  陆师蓉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,关上门时她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,这个男人,她太了解了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一个小时后,陆师蓉敲门进入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,郭鸣人早就处理完了手头所有的工作。该找各部门头头布置的已经找过,而且还让行政秘书也拟定通知明早的总公司全体工作会议。

  这个男人的能力和办事效率总是陆师蓉叹服的,就像从来没有什么困难是能把他击倒一样。

  安排好一切的郭鸣人正悠闲的靠坐在大班椅上,端着一杯浓茶,慢慢的喝着,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她……

  陆师蓉静静的关了房门反手锁了,按捺着心中的激动,装作平静的慢慢来到老板的身边座位旁。默默站在那儿,她不敢抬头去跟郭鸣人对视,只是想着又要被他上了,虽然她早已熟悉了这位老板的「规矩」。

  他们从来就不是情人关系,工作上她不过是跟他互相依靠的伙伴,私下里她更是这个男人泄欲的工具。当郭鸣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说不准会怎样的收拾自己,拿她泻火……

  虽然郭老板不是经常上她,上一次不记得因为什么,也是自己的老板发火,对待她是相当的粗暴。直接就是左右开弓的一顿耳光,然后就把她按翻在这张桌子上死命的蹂躏,连衣裳都给他扯破了……难道,今天……然而,她预想的暴风骤雨并没有马上来临。

  郭鸣人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脊背,已经陪伴了男人五六年的陆师蓉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,乖巧的伏下身子,小腹靠在椅子扶手上,轻手解开男人的皮带和裤子拉链,熟练的掏出老板的家伙……

  还是那个熟悉而丑陋的东西,那么粗那么长,比自己丈夫的鸡巴要大不少。

  除了一点汗津津的男人汗味,并没有什么骚臭的异味。陆师蓉舔了下肉嘟嘟的嘴唇,就张嘴含了下去。感受着男人的挺直的肉棍在口腔里越发的坚硬、粗涨。用舌头轻轻刮过冠沟,又舔了舔龟头上的口子,让男人一阵激灵和叹息。

  同时,一只大手已经袭上了陆师蓉的被椅子扶手垫高的臀部,灵巧的手指很快就把包裹屁股的套裙撩上了腰间,女人的蕾丝透视小三角裤也被拉到大腿上,白嫩嫩的臀肉就暴露出来了。作怪的手指在屁股上抚摸了一番,又钻进深邃的股缝中摸索着……

  陆师蓉是很敏感的,屁股间的阴唇被触碰了一下就让她颤抖着扭动了起来,上半身无力的倚靠在椅子扶手上,穿着丝袜笔直的双腿微微分开着,并不抗拒男人对身后屁股的侵犯。

  她对自己的臀部是很有信心的,不到三十的年龄正是芳华无限,雪白的屁股一点也不肥大,两个肉弹般的屁股充满弹性,自己的老公和前任两位男友对她的屁股都有极高的评价。

  「啪~ !」

  不轻不重的一巴掌,拍打在美女助理隆起的臀肉上。

  「嗯~ 」

  陆师蓉只是呻吟了一声,并不奇怪,这一巴掌只是提醒她要加快口交的节奏,而且在自己唇舌侍奉让男人感到满意前,那拍击屁股的巴掌是不会停下来的。

  她开始放松喉咙,让郭鸣人的鸡巴可以更深入到口腔的里面,同时小巧香舌不断舔动,在嘴里龟头下连接包皮的末端轻轻的划动。这种口交,是连她的老公也没有艳福享受的待遇,这种侍奉陆师蓉只会提供给她臣服的男人……「啪啪啪……!」

  大手拍打屁股的声音越来越响亮,越来越清脆。陆师蓉挺翘的屁股被拍打得红润了许多,两片白嫩的股肉在男人的力量下,不断的跳动着……而陆师蓉却面无表情,就仿佛郭鸣人拍打的屁股并不属于她一样。她只是不断更专心,更卖力的吞吐男人的鸡巴,像是报复一样不断的更用力的吮吸,更用力的吞入,更用力的舔舐。她知道,老板越来越急的巴掌不是惩罚,而是太过舒服的刺激反应。

  拍打了百十下,身侧高举的美女助理的雪臀已经有微微红肿了,郭鸣人的呼吸变得几分急促,「你再不停下来,我就只好射在你嘴里了。……怎么,想用口就把我搞定??」

  说着,郭鸣人重重在女人臀瓣上又扇了一巴掌,发出更大的「啪!!~ 」的一声脆响。

  陆师蓉吃痛了,拧着可爱的眉毛,长长的眼睫毛狠狠的白了老板一眼,埋怨道:「你不说停,我敢停下来吗?……没给你口舒服了,一会儿还不得被你打死??」郭鸣人半笑看着半裸的美女秘书,问道:「我有那么坏吗?……再说你根本就不怕我。」

  陆师蓉又瞪了坏坏的男人一眼,「不怕?……你去问问你其他的女人怕不怕?

  ……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吗?跟别的男人都一样,全都是好色的臭流氓。」说着,陆师蓉再不看郭鸣人,直起身来,看了眼被自己口得满是口水发亮的鸡巴,叹了口气。抬腿把蓝色三角裤褪了下来,两条大长腿和腿间的一绺阴毛惹得郭鸣人差点口水滴了下来。

  陆师蓉接着把裙子挽在腰间,转身翻趴在桌案上,笔直的大长腿踩在地板上,任性的分开着,弹性十足的圆臀自然而然的撅了起来,股缝间的阴屄小肉和菊花般的屁眼儿就那么奉送在她老板的面前。

  郭鸣人抚摸了女秘书圆润弹手的屁股,又把玩了女人两片可爱的阴唇,抠弄着湿润非常的阴道,诧异问道:「今天这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?……怎么这么主动,自己脱光了?」

  他这个美艳高冷的女助理之前是没少给他欺负,操也操了,打也打了,羞辱蹂躏不再话下,但是就是拼死不肯自己主动脱衣服。即便不反抗,每次上她都是要郭鸣人自己动手给女人宽衣解带。今天为什么这么会主动,又摆了一副顺从挨操的诱惑姿势?是因为自己离婚了吗?

  陆师蓉连头也没回,任凭男人在自己的下身上猥亵的玩弄。只顾低头看着洁白的手指和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手指,淡淡的回答:「怎么?以前让郭老板亲自脱我的衣裳,很过分吗?……难道还要让我每次在屁股上系个礼物的蝴蝶结,主动送上来给你郭老板玩儿吗?……你扒我衣裳,说明不是是我主动犯贱。是你强奸我,我随时可以告你的。」

  郭鸣人越听越生气,在女人撅着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,骂道:「妈的,我什么时候强奸你了??……」

  没想到迎来的是陆师蓉扭过头来的泪眼汪汪的脸,那冷傲美丽的双眼娇嗔的盯着她的老板,「你没强奸我??……我到公司上班第三天,是谁对我那么凶,……还骂我,不给操,就滚蛋!!」

  郭鸣人抬手摸了下鼻子,漫不经心的问:「我说过这么过分的话吗?……我怎么一点不记得了,……那时候你不是刚来嘛,我也不知道你这么「能干」!」说着,握着挺立多时的鸡巴,分开陆师蓉的臀肉,对准那娇嫩的阴道屄口,赌气一样的狠狠操了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!……你轻点儿!……疼……」陆师蓉痛苦的扭动了一下屁股。

  郭鸣人却习以为常的一手把着女人的小腰,一手掐着臀上的股肉,用力的抽插着,一面伏下身体压在女人背上说,「那我现在又开始操你了……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告我强奸?」

  陆师蓉回头看着老板一副孩子气十足的赌气模样,无奈的笑道:「本姑娘懒得去。……不过,今天你要是不能让我舒服满意,我们就公安局见。」「反正是去公安局,不就是强奸吗?……那老子索性今天就玩个痛快!」说着,一边大力一下一下重重抽送阴茎,有力的小腹撞得女人屁股啪啪的响,一面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个塑胶的五指巴掌拍子,抬手就用力在女人隆臀上抽了一记。

  「噼啪~ !」

  陆师蓉刚刚有点消融屁股上的红肿,瞬间就又出现了一个五指状的红印。

  「哎吆……!」

  女人娇嗔了一声,却并不多作喊叫,反而顺从的把屁股挺了挺,一边挨操,一边挨打。

  「噼啪~ !噼啪……!」

  「哎吆……!……哎吆……!」

  胶拍抽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和女人吃痛的娇吟声在办公室里回荡着,当然还有阴茎操屄时的啪啪声。

  两人热烈的交欢着,不,应该说,在老板的淫虐和女助理的屈从下交媾中,陆师蓉突然回过头,像是想起什么丝的看着郭鸣人兴奋的脸,喘息着问:「鸣人,……你是不是心里特憋屈,特别想这么揍嫂子,操嫂子,又不敢,所以就拿我出气??……」

  「你叫我什么?!」郭鸣人抬手就在她修长的大腿上狠狠打了一记拍子。

  「哎呀……!……疼……!……讨厌,叫你主人,总行了吧?……就知道欺负我。」

  郭鸣人见他这位高冷的助理早没了傲慢的模样,在自己凶狠的操弄下,淫水横流,浑身柔软的妖媚姿态,不由心中一阵满足。又狠狠顶弄了两下,眼看着一股乳白色的水又从女人那肉屄里淌出,才回答,「我不是不敢,只是如果我这样的对她,还怎么跟她离婚?」

  「她虽然给你戴了绿帽子,你还是爱她的,对吗?……然后就知道拿我撒气??!!」陆师蓉气恼的开始挣扎,然而她依然扭不过男人的力气,被牢牢按住了上身。

  她只能恨恨得抬起唯一能动的小腿,用尖尖高跟鞋用力的踩踏在郭鸣人的小腿上。

  「呀!呵……!……你这疯女人,还敢踩我……!」郭鸣人忍住腿上钻心的疼痛,手里塑胶拍子高起高落,用力狠狠的在女人屁股上,大腿上,抽击下去。

  「啊~ !啊……!……哎呀……!别打了,老板!我错了……!……郭总,饶了我吧!!~ 」

  陆师蓉毕竟是拧不过男人的力气,这次屁股上感觉真的是很疼了,但是男人的拍子还是肯饶过她,不停的落下来,打得她屁股上、腿上热辣辣的疼。

  在激烈的反抗之后,女人知道和反抗求饶统统无效,就索性彻底放弃抵抗,一边挨打,一边哭泣,「呜呜呜……你打死我吧!……呜呜呜……又不是我给你戴绿帽子,你凭什么要给你上,还要挨打?……呜呜呜……」男人停了一下,看着哭得可怜的女人和她被打得红红的屁股,丢了手里的拍子,有几分颓丧的一下坐在椅子上,不说话……陆师蓉哭了会儿,扭头看了看椅子上的男人,又有几分心软。抬起身揉了揉被打得火辣辣烫手的屁股,又靠了上去,在郭鸣人腿上坐了,用她温软的胸口包围了男人,凄凄的说:「鸣人哥……对不起,……你知道我是愿意的。……除了最开始,后来我都喜欢让你上我的。……今天本来想让你放松痛快的玩儿一次的,可是……可是我听你说还忘不了嫂子,就……就……」郭鸣人听了女人真心的吐露,把女人牢牢的抱入怀里,亲吻着她的脸颊,抚摸着她被打的热热的屁股,「是我不好,不该拿你发泄,不该欺负你的。」陆师蓉激烈的回吻着男人,呢喃着说:「没关系,我喜欢被你强上的感觉,虽然疼点儿。……我们再来吧,你再怎么打我,我都不反抗,行了吧?……」又似想起了什么,抬起郭鸣人的裤脚查看,那被她狠狠踩踏的小腿部分已经破了皮,出了点血,但是青紫了一大块。

  看上去让她有说不出的心疼,她起身从包包里找出湿巾纸,小心地替他擦了,又忍不住吻了上去,用她的小舌头温柔的舔舐小腿上那处伤口。

  男人被舔得怕痒,急忙躲闪了开。

  陆师蓉笑了,虽然泪水弄花了她脸上的淡妆,但是依旧是十分的妩媚,她牵着男人的手,一边解着身上的衣裙,当两人走到沙发上时,她已经一丝不挂。

  陆师蓉第一次自己主动脱光了衣服,露出一身纤细美好性感的肉体,伸开双臂迎接着,「鸣人,狠狠的上我。……你就把我当成嫂子,随你怎么欺负我,都成……这回……是我自愿的。」

  郭鸣人也脱光了身上的衣物,恶狼一般的扑了上去。

  他用力的在陆师蓉洁白的坚挺的乳房上撕咬着,不顾女人痛苦的呻吟,野蛮的分开她的大腿,在那可爱的阴唇上狠狠的掐了一把,然后不由分说的挺起鸡巴操了进去。陆师蓉疼得全身战栗,却牢牢抱住男人结实的身体,一双大长腿牢牢盘住他的腰肢,用她温软的阴道包裹着男人火热的鸡巴,热烈的叫着:「我要你操我……!……使劲使劲的操我!~ 」

  郭鸣人开始大开大合的用力操干女人的嫩屄,嘴里一面嘀咕着:「你这贱人,为什么要背叛我?……他比我强吗?……他操你,比我操你还舒服吗??」陆师蓉感觉被他操的身体都融化了,随着男人猛烈的撞击,她不断上耸着屁股,迎合着阴道里男人不断抽插的阴茎,感受着龟头刮弄屄里嫩肉带来的阵阵快感。她将男人搂得更紧,嘴里也呢喃道:「老公,……啊~ !……还是你上我最舒服。……我永远不会背叛你。……哦……!你是最棒的~ !……我好喜欢,作你的女人。……呀……!插得好深哦~ !」

  两个人忘情的交媾着,郭鸣人仿佛要把一个月以来的郁闷狠狠的发泄出来似的。猛的把陆师蓉翻趴在沙发上,在女人挺翘的饱受蹂躏的屁股上再次开始狠命的扇打,嘴里骂着:「贱女人,我让你偷情……啪啪……!……我打死你,……看你还敢不敢给我戴绿帽子!……啪啪!~ !……这么两天都忍不了,还敢去勾引男人。!!打死你!……啪啪~ !」

  陆师蓉痛苦的呻吟着,躲闪着,嘴里求饶,「老公,……我错了,……别打了……我再也不敢了。……你操死我好了,别打我了。」郭鸣人掰开女人再次被打得红肿的屁股,在屁股上,股沟中,阴户上,菊花肛门上不停的亲吻,撕咬,拍击着,嘴里说道:「这么好的屁股,这么美的屄,这么白的腿,为什么要给别的男人碰?……给别的男人操?……你的身体是我的,只许给我一个人上!!」

  女人沉迷间,喃喃的说,「是你的,都是你的。……只给你一个人上!」郭鸣人眼里冒着欲火,贪婪的看着掰开的女人的屁股,霸道的说:「把屁股掰开,我要玩你的肛门。」

  「哦,好的。……你想要玩哪里,我都给你。」陆师蓉顺从的把屁股又撅了撅,双手分开臀肉,把紧缩着羞涩的屁眼儿送到郭鸣人面前。

  郭鸣人吐了口水在上面,两个手指慢慢用力的借着润滑捅了进去。

  「嗷……哦……!……不行……轻点,太疼了。」陆师蓉拧着眉毛,哆嗦着,转身推搡着,请求男人温柔些;郭鸣人却听若未闻的,依然用力捅插那小巧的肉孔。看着女人痛苦求饶的表情,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了。慢慢的拔出女人肛门中的手指,把硬梆梆的阴茎替换着捅了进去。

  陆师蓉尖叫了一声,喘息着放松括约肌,慢慢接受粗大阴茎的插入。她以前也和郭鸣人玩过肛交,但都是作了充分润滑,灌过肠之后,小心尝试的。从没有如此野蛮的被怒爆过菊花,那种被强行捅入肛门的感觉,竟没有以前肛交时的快感。

  算了,由他去吧,反正这个男人每次上自己都是这么粗暴的,本来就是想让他发泄的,这点疼痛还是可以忍受的。想到这里,陆师蓉就松开了推拒男人的手,乖乖的趴跪着让男人按住四肢,撅起屁股接受男人对肛门一下一下有力的冲击。

  不知道硬挨了多久,陆师蓉才慢慢适应了他肛交的节奏,陆师蓉开始缓缓扭动屁股,收缩肛门,让男人能够操得更舒服些。而郭鸣人就腾出两只手,伸到女人前面用力揉捏女人的一对坚挺的奶子,掐扭女人勃起的乳头。

  胸部是陆师蓉最最敏感的部位,她喜欢男人的大手用力的蹂躏她的乳房。可惜她的乳房不大,勉勉强强够B罩杯,她又没生过小孩,虽然双乳很挺,但是真正做爱时对她乳房感兴趣男人的并不多。

  陆师蓉甚至可以不通过下身,只要男人揉搓她的乳房就能达到高潮。

  这是个只有她自己和郭鸣人两人知道的私密,就连她的丈夫老李都不十分清楚。每次他们做爱,只要他一揉弄她乳房,就是表示快要射精,让她也能够得到满足。

  陆师蓉看着胸口乳头被男人一次次的捏扁,扭转,感受着胸尖上阵阵疼痛伴随着阵阵快感的来临,用力收缩屁股,让肛门更有力的夹弄不断进出的阴茎……终于,在男人激烈的喘息声中,陆师蓉感觉屁眼儿里的鸡巴一阵阵的抖动,热乎乎的精液射在她的肠道里。

  她也随着男人死死掐牢乳头的痛快中,感觉自己屄里阵阵的痉挛,浑身都是那么舒服。这是在跟丈夫作爱中,从来没感受过的痛快,这也是为什么在被老板强迫做爱几次后就不在拒绝的原因。

  从根本上,她喜欢男人更为粗暴的占有平日里正经的她,把她操哭,操到害怕,操的臣服,而她自己也会在蛮横的被玩弄中得到放松和快感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